【JD】吸血鬼中毒症

各种捏造。
情人节快乐:-D




他的甜蜜如同毒药一般致命,却又教人神智都失去了般地沉迷,对每个勾勒出他的轮廓的线条上瘾似的来回涂抹,在不知不觉中被偷走了灵魂,还要心甘情愿地供奉所有的一切。

北风的尾巴才刚呼啸而过,短暂的喘息的时光降临在这个城镇,暖洋洋的太阳终于透过那厚重的雾气将恩泽给与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尽管人人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中场休息,都在为最后的寒冷做好准备。但也不妨碍顽童们享受这片刻的欢乐时光,在开阔的平原玩耍。

也有些地方是安静得仿佛外界所有的变化都与之无关的,在城镇的北边,乔斯达家的豪宅就那么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在乔治一世仍在世时,镇上还有人与之打过交道,但在七年前突然染上恶疾过世后,人们就仅只知道乔斯达家的长子乔纳森乔斯达和一位养子。

纵是再长舌的妇人,也没有任何其他消息咀嚼,时间一久,乔斯达家便只有提起豪宅时,才有人有所印象,但再问起更多的事迹,则没有人说话了。

对于乔斯达家的传闻,也会不时出现各种版本,虽然多是编来吓唬小孩的胡话,但因为没有人亲自到乔斯达家一探究竟,所以也就没有人知晓在那之后的七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深夜

“砰砰!”

听到声音的乔纳森打开窗户,小心地伸出头探望外面的情况,有时候因为马虎了自己的块头大小而硬生生地撞上门头和窗框,这次他总算是记起了要缩起身子,免去了额头的碰撞。但也没有想到,会从窗台下面冒出一个人来,直愣愣地顶撞上了乔纳森的下巴。

情形就在一瞬间发生,乔纳森后脑勺还是撞上了窗户,而那个人影则又迅速地蹲下去抱着脑袋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乔纳森捂着后脑勺感受着发麻的疼痛,相比起来,下巴的冲撞倒不算什么了。但正在窗台底下的人可不这么觉得,双手捂着发痛的脑袋,眼泪也被疼了出来。

认出了对方的乔纳森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迪奥,我没看见你在这。”尽管这话乔纳森是诚心诚意地说,但在迪奥耳里听着又是另一番意思。

“乔乔你的眼睛长头顶去了吗?!”迪奥愤恨地讽刺着,从窗户翻进屋内。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整了整衣服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而乔纳森也没有多问,对于迪奥在半夜的去向他比谁都清楚。

因为迪奥是吸血鬼。

七年前迪奥出现在乔斯达家的时候,要比现在看起来更年轻,乔斯达卿将迪奥作为养子留在了乔斯达家。但随即乔斯达卿便染病去世,即使有人怀疑是迪奥做的手脚,但找不到任何证据便只能当作病逝不了了之。乔纳森虽然没有明说,但心底也存在着疑虑,直到他发现迪奥是吸血鬼。

迪奥每到深夜便会外出觅食,乔纳森就是偷偷跟着他才发现了这一事实,但同时自己也被发现。在迪奥笑着露出獠牙以乔斯达家全部仆人的性命为要挟要求乔纳森不许说出去时,还才十四岁的乔纳森知道了自己眼前的是怎样的恶魔。

在翻遍书籍寻找杀死吸血鬼的方法时候被迪奥狠狠地嘲笑着,看着对方撕掉了圣经把一堆十字架砸在地上,喝掉圣水冲着自己的脸打了个饱嗝。回想到以前和迪奥的种种“愉快的相处” ,乔纳森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平和地像是天堂。

而发生改变的仅仅只是未知的恐惧变成了熟悉的亲密,虽然乔纳森对迪奥的警戒从未消失,而迪奥的尖酸刻薄和已经被拆穿后的冷漠隔阂也并没有消失。

但这熟悉的亲密也确实在发生,迪奥在敲响窗户后,乔纳森将窗户打开,也许会相互讽刺调侃几句也许什么都不说。乔纳森对于迪奥所必需的食物血液的来源也略知一二,除了亲眼所见的那次,听迪奥自己说他平日里最多就吸食一些小动物的血,但不排除在需要的时候找点大的新鲜的猎物。

虽然对于迪奥所说的话有多少真假不清楚,但至今七年间,确实除了一些家畜动物被报失之外,极少有人类出现类似失血或失踪的报告----也有可能是没被发现。

乔纳森发现迪奥从不在有烈日的天气出门,他猜测太阳大概是他唯一的弱点,但似乎也到不了致命的程度。有次用力把迪奥向太阳底下推去时,也只是让迪奥摔了一跤,以及第一次看到迪奥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多时候,迪奥也能像正常人一般在白天活动,不过因为乔斯达家已经少有人会来拜访,倒不在乎会不会被外人知道,仅仅只需在家仆们面前装装样子。

乔纳森在成年之际便开始打发走一些还能在别处寻得出处的仆人,而年老的管家和一些看着乔纳森长大的仆人则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迪奥似笑非笑地嘲讽了一通乔纳森,却没有对那些要离开的人作出阻拦。那是乔纳森第一次开始对迪奥有所改观,只是些微的,他似乎看到了迪奥有些落寞的神情,一晃而过,以致让乔纳森觉得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乔纳森曾经在那些被迪奥嘲笑的书籍中看到过,吸血鬼也分先天和后天,他想问问迪奥他是哪一种,但却一直开不了口。等到迪奥引诱着他,想要吸乔纳森的血来解渴时,他终于问出了口。得到的却是迪奥的嘲讽和半真半假的玩笑话。

按照迪奥所说和自己的猜想乔纳森所推断出来的自认的事实,是迪奥在某种机缘巧合下自愿成为吸血鬼的。这似乎听起来很荒谬,但从迪奥所说的幼时生活的处境来看,成为吸血鬼反倒是更好的选择。

在乔纳森知道越多迪奥的事,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深。但乔纳森那天生的怜悯心却从来不会用在迪奥身上,就像迪奥吸食着乔纳森的鲜血时看到那双眸中燃烧着的火焰和显现出的意志, 生性残忍的他只想将其破坏摧残一样。他们两人就像两个极端,完全不同却深深地相互吸引。

而如今这两个极端就这样平和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酝酿着奇妙的关系。

乔纳森回到自己的房间,解去衣物准备入睡。迪奥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乔纳森看着镜子中的名义上的义弟,他清楚迪奥的目的。胃口日益变大的迪奥仅仅只是外出觅食已经不能满足他,现在每天夜晚迪奥还会来到乔纳森的房间来获取血液。

他看到迪奥舔了舔嘴唇,贴近胸膛将脖颈处的衣领扯开,露出獠牙便照着星形的胎记咬了下去。迪奥十分钟爱于那片胎记,每次都是同样的地方,仿佛已经将其收作自己的领地。乔纳森感觉一阵酥麻,恍惚地看着吸食中的迪奥的侧脸,那左耳上的三颗痣每次都能引起他的注意。

乔纳森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的时候,他抓住迪奥的手腕,向尖尖的獠牙吻去,从嘴边还能舔到血液的味道。唾液和血液交融,舌头缠绕舌头,在迪奥开始吸食乔纳森的血液之后,就像是交换一般,他们进行了一场性爱。由乔纳森主动进攻,在那被吸血鬼吸去血液而沸腾的头脑里不存在理智两字。

比常人力气要大的乔纳森抓紧迪奥的手腕向墙上靠,热烈的接吻同时进行着下身的冲撞。没有扩张和前戏,对于吸血鬼而言疼痛是愉悦的调剂。即使迪奥完全有余力可以反抗甚至反客为主,但是看到乔纳森在失去理智后依旧一脸认真地拼命似的表情,不同于吸血鬼的炙热的气息在身体四处窜走,他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乔纳森能感受到迪奥的顺从,这是他意想不到的,理智在慢慢的回来,乔纳森的动作也越来越温柔。在亲吻上迪奥的耳朵后,乔纳森将场所换到了床上。由上至下看着迪奥,迪奥也回看着他。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脸颊已经热得发烫,乔纳森看到迪奥的脸觉得有了血色般的红润。

“迪奥……”

乔纳森喊了一声迪奥的名字,迪奥没有回应也没有说别的什么。两个男人赤条条地在床上对视了一会,已经清醒的大脑觉得有点尴尬。乔纳森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又想到自己本来是准备脱衣睡觉的。

迪奥从乔纳森的身后搭上他的肩膀,在耳边用暧昧的话语继续煽动着乔纳森。他看着乔纳森露出有些隐忍的表情,他知道那是他在和罪恶感作斗争。尽管乔纳森对他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但却还会对自己对迪奥所做的事有罪恶感。而看到在内心谴责自己的乔纳森越来越随着黑暗坠入深渊,迪奥从心底里觉得愉快,这比单纯的进食还要令人舒畅。

恶魔般的耳语在而不停地回响,乔纳森不断地被迪奥吸引。

但在乔纳森脑海中,杀死迪奥的念头也一直没有消失。

两人都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评论(1)

热度(61)

© 三亏三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