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森的脸红透了,眼神闪闪烁烁,偷瞄着正在脱衣服的义兄弟迪奥的身体。胸膛里的心脏怦怦直跳,僵硬着的手指因为解不开纽扣显得更加笨拙。

“迪、迪奥……真真的要做吗?”结结巴巴开口询问道。迪奥随手将脱下的衬衣扔到一边,伸手帮乔纳森扯开纽扣。“JOJO,你都确认多少次了?你还要再继续问那个愚蠢的问题?”

迪奥的视线微微上扬,傲慢的态度使他高人一等,但如果两人笔直贴近就能发现体型的差距,这使迪奥时不时苛责乔纳森吃得太多,而已经二十岁的迪奥仍旧坚持自己还会再发育。

看到乔纳森紧张的表情,迪奥忍不住嘴角上扬,声音也高兴得要唱起歌来。“怎么了?JOJO,你不是很希望和我做一些事吗?我已经按照要求在做了,你是要退缩了?”掌握主导权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迪奥喜欢占据上风,这是他的支配欲望,现在他甚至希望乔纳森能按照他所说的去做,或者完全被掌握在他的手心。和对方是谁无关,迪奥他只是喜欢一切事物按照他所想的进行的感觉。

乔纳森的视线只敢停在迪奥的脚趾头,但只是看着那踩在毛地毯上光洁的脚,就让他想到眼前的人是赤裸着上半身在自己的面前的。乔纳森忍不住要在内心深处呼救,他的义兄弟如同魔鬼,在剥夺他的理智。他想不出自己怎么会向迪奥提议做一些事,一些错误的不应该做的事。

就在迪奥试图用嘴帮他脱裤子的时候,乔纳森用宽阔的手掌按住了迪奥的头。抵在乔纳森股间的迪奥的脑袋挣扎着要起来,但被一股蛮力死死按住动弹不得。“JOJO!你发什么神经!快松开手!”

过了片刻,迪奥感到头上的力气轻了,立马抬头准备质问乔纳森的时候,就被抱起来扔到了床上。平躺在床上的迪奥望着天花板,脑回路还没有转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乔纳森的脸。

然后之后干了个爽→_→

评论(12)

热度(32)

© 三亏三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