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承太郎&花京院典明

很短。





有些奇妙的事情正要发生。

花京院看着承太郎的睡颜不住地在脑海里演算着万种可能性,在他把承太郎幻想成有一个樱桃味的额头时,花京院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他。

一切都像在静止中一般,包括花京院的呼吸和心跳。

花京院听到了一声巨响,他发现那是来自自己脑中的声音。他感觉发蒙,想着自己是不是受了替身攻击。起身时,红色的刘海发梢轻扫过承太郎的鼻尖。

承太郎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半眯着睁开眼,看到一个绿色和红色的人影时,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花京院还没理清自己的思路,看到对方就已经醒了过来。简直就像还没来得及离开犯罪现场就被目击了的犯人一样窘迫紧张,尽管他只是把承太郎当成樱桃一样的存在舔了一下。

希望他不会觉得额头有点湿。花京院胡思乱想着。

承太郎和花京院两人对视着。

“花京院,怎么了。”承太郎询问着。可听起来更像是在威胁,好像答案已经被固定了而他只能回答那个答案。

花京院没有出声。

然后花京院抓着门把,从半开的门侧着身就逃了出去。尽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

承太郎依旧还坐在床上,手指摸了摸额头。

胸腔里滚热的血液在奔走,心脏强有力地跳动着。脑海里演算着万种可能性,他想到花京院的发色,在指间一缕一缕地流过,像红色的沙子。


有些奇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End

评论(2)

热度(9)

© 三亏三虫 | Powered by LOFTER